抗“疫”危机中的心理干预——我院精神医学科在行动
        日期:2020-02-26     供稿:宣传处     发布:宣传处     点击:332


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已经进入了一个关键时期,23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指出,“要加强心理干预和疏导,有针对性做好人文关怀”。在抗击疫情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医护人员工作在一线,救治压力大,精神高度紧张,医护人员的心理问题也一直是我院精神医学科持续关注的问题。

提前培训,科学防控

当疫情开始肆虐的时候,我院精神医学科的李淑英教授心急如焚。她知道,在重大疫情发生时,必须要进行精神卫生方面的干预。迄今为止,除开通心理热线、发表心理科普文章外,我院精神医学科积极响应河南省医学会的号召,专门制作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防疫一线医务工作者心理调适》等课件,利用网上继续医学教育平台录制课程,针对如何应对防疫一线医务人员可能出现的心理应激情况,以及如何减压等问题提前进行了培训,积极指导基层医务人员进行科学防控。

培训内容非常细致,从各个方面对一线医务人员进行了指导。培训要求医务人员首先要保持专业素养,做到对肺炎疫情正确的认知,充分熟练掌握感控知识。其次在进入疫情一线工作时要学会正确的表达,可以向身边的同事朋友倾诉,每天定时和家人进行通话和信息的交流,必要的时候大哭一场也可以帮助情绪宣泄。最后要学会改变认知,认可自己成功帮助到别人的地方。肯定自己每一次工作的价值,对待身边的同事也及时给予鼓励和肯定。在有些无能为力的场合下,告诉自己不是无所不能的等等,为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打好心理预防针。

心理干预,支持理解

在真正接触到一线救治工作时,一些医护人员还是相继出现了应激反应。我院精神医学的专家们意识到,要抓紧进行对临床医护人员的干预,给他们支持与帮助,帮助他们构建战胜疫情的信心。

杨磊是我院精神医学科的一名心理医生,也是郑州大第一附属医院国家紧急救援队的一名成员。疫情开始肆虐之时,杨磊医生就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援助湖北抗疫医疗队,与救援队的同事们一起,踏上了增援武汉的“征程”。

25日我院援鄂抗疫医疗队正式进驻方舱医院,开始救治病人。方舱医院里面患者多,娱乐项目少,部分患者突然间离开家人、朋友,来到方舱医院,出现了一些焦虑情绪;也有部分患者对治疗失去信心,不愿与人交流,对这些患者进行心理健康宣教、支持性心理治疗就很有必要。杨磊医师结束了对方舱医院的病人的巡视后,立刻对病人的情绪状态进行评估、了解,及时对患者进行疏导。

对方舱内部患者的心理状态有了充分的了解后,杨磊医师知道靠个人一对一的这种心理治疗,可能无法满足患者的需要。在中共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鄂抗疫医疗队临时党支部的帮助下,他及时与方舱医院心理援助专家组组长刘忠纯取得联系,与刘主任交流、商讨应对方案,得到了刘忠纯主任、石川主任、西英俊主任的帮助,领取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公众心理自助与疏导指南》以及心理健康宣传海报。杨磊医师及队员们立即将指南手册带进舱内并分发给患者,及时在舱内张贴海报,将指南手册中的内容对患者进行讲解,解决了大部分患者的情绪及心理问题。

杨磊医生奋战在方舱医院,我院精神科的其他医生也为疫情的防治工作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我院精神医学科向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发放了心理测试链接,测评他们的心理情况,并及时向医务人员反馈其心理测试的结果。为对缓解心理压力有需求的医务人员建立了心理疏导微信群,鼓励医务人员,为他们推送放松练习的音频。同时,我院精神医学科郭慧荣、王亚丽、王源莉、吕培培等心理医生对一线的医务人员进行了一对一的心理干预。在干预过程中,郭慧荣医生把医护人员最容易出现的症状总结了出来,比如失眠、焦虑、易怒,有一些医护人员经常做噩梦,他们经常会梦见自己正在工作,突然发现没戴口罩……

我院精神医学科的心理医生们认真倾听了这些医务工作者的倾诉,并给他们鼓励与支持,帮助他们缓解焦虑,为他们提供缓解心理问题的方法等等,采取多种手段对他们进行心理干预,许多接受完心理干预的医务人员立刻就感觉好受多了。

自我调节,放松练习

护士李某某刚进入隔离病房的时候,由于对新环境不熟悉,以及救治压力大等原因,常常因为过度紧张而出现手抖的问题。可没过几天,她就恢复了往日的熟练、迅速,为病人的治疗进行得非常的顺利。

当笔者问到李某某时,她告诉了笔者一个特别的小方法——多进行放松训练。原来,李某某在培训时期就系统地学习了我院精神医学科制作的心理调适课件,常常利用放松训练为自己缓解心理压力。

“每次进入病房前,我都会按课件教的那样进行放松训练,给自己打气。再进入病房,就感觉轻松多了,心理状态也变得更好。”护士李某某笑着说。。

笔者好奇的询问护士李某某是如何进行放松训练的,李某某回答:“就是躺在床上,一遍听着微信群里的放松音乐,一遍进行腹式呼吸。把一只手放在肚子上,一只放在胸前慢慢地进行深呼吸。呼气时就想着把所有的烦恼跟压力都呼出去,把腹部放松;吸气时暗暗给自己打气,用手感觉肚子慢慢隆起。这样重复三到五次就好啦。”

“每次做完放松训练,给自己打完气的自己后,我内心慢慢产生了正面感受,就像心理医生说的那样正确的放松训练像一股暖流,把新冠病毒带来的阴霾都驱走了。”李某某的声音在电话中既疲惫,又充满欣慰。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动作会对医护人员有那么大的影响?因为在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救治压力大,会不自觉的给自己极大的心理压力。因此,医护人员主动给予自己正面信息至关重要。在隔着厚厚的防护衣和口罩,医生护士相互看不见彼此表情的情况下,自我心理暗示就成了更有效的缓解手段。

  新冠肺炎新增病例越来越少了,但心理卫生工作者心头的压力却没有减少。他们知道,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比如怎样给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庭治疗心灵创伤,怎样帮助愈后患者回归社会……在这场危机中,他们所做的,就是使人们更多地关注人性的需要,更多地提升人性的力量。(曹咏 苏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