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心脏,人工瓣膜卡瓣险致命;多学科,强强联合妙手焕新生
        日期:2019-02-19     供稿:宣传处     发布:宣传处     点击:3058

  

心脏瓣膜病是指由于各种获得性病变(如风湿性疾病、退行性疾病、感染等)或先天性发育畸形引起心脏瓣膜(瓣叶、腱索及乳头肌)和(或)周围组织发生解剖结构或功能上的异常,导致单个或多个瓣膜狭窄和(或)关闭不全,引起血流动力学变化,出现一系列的临床综合征。目前的治疗包括内科姑息治疗和外科手术治疗。外科治疗仍以开胸瓣膜置换为主,近年来,瓣膜修复、微创瓣膜外科、经导管介入技术开创了心脏瓣膜病治疗的新领域。不论接受何种干预方式,心脏瓣膜术后并非处于治愈状态,可能残存心功能损害、人工瓣膜出血-栓塞、感染、生物瓣膜老化、瓣周漏等,近年来因人工瓣膜功能障碍而需要再次干预的患者已不属少见。

    33岁的赵女士,13年前因风湿性心脏瓣膜病由徐敬教授为其主刀实施“二尖瓣机械瓣膜置换术”,术后恢复良好。患者近期数次出现活动后晕厥现象,家属不敢怠慢紧急联系徐敬教授后急诊入院,经过详细的检查,一个又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徐教授团队面前:巨大心脏、心力衰竭、人工瓣膜狭窄、重度肺动脉高压、二次手术、体型肥胖,对于一个从医三十年的心脏外科专家来说,这也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为了确保手术万无一失,徐敬教授团队联合麻醉科王勇、李斌教授团队、体外支持中心李军主任团队制定了详细的手术预案。

    手术当天,徐敬教授查完病房患者后便早早来到手术室坐镇。麻醉科王勇教授、李斌教授指导着麻醉、插管、食道超声、深静脉穿刺置管,正当这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的时候,患者血压监测显示血压逐渐下降、给予血管活性药物效果不明显,徐敬教授迅速带领团队助手上台准备手术,这时患者血压已难以维持,食道超声见人工瓣膜完全卡顿无法开启,时间就是生命,徐敬教授指示黄辰医师进行心脏按压维持循环,他本人带领舒礼良教授等助手游离股动静脉联合体外支持中心赵晖教授建立体外循环通路,然后逐步实施开胸、粘连心包游离剥脱、再次人工瓣膜置换等手术,术中发现患者人工瓣膜周围组织增生侵入瓣环,导致瓣膜卡顿。术后患者奇迹般自动复跳,当大家为又挽救一条生命而欣慰的时候,又一个棘手的问题出现了,体外循环脱机困难,几个团队经过讨论考虑患者肺动脉重度高压、瓣膜功能障碍导致心脏功能衰竭所致,遂决定由体外支持团队付国伟教授、黄明君医师、魏廷举医师等建立ECMO辅助心脏循环功能给心脏赢得休息恢复的时间。术后返回恢复室后患者血压仍不太稳定,徐敬教授不敢有一丝松懈,带领黄辰医师等彻夜守护在患者病床前进行观察处理,经过几个团队三天三夜的不懈努力,患者终于顺利撤除呼吸机、ECMO等机械辅助设备转入普通病房。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患者转入普通病房后大家都认为这次患者应该完全脱离了危险。这一天正当朱效华医师拖着做了一天手术的疲惫的身躯查看分管患者当天检查化验之时,赵女士家属急急忙忙跑到护士站说患者剧烈咳嗽后突然吐血不止,朱医师迅速赶去查看患者,只见患者正不停的吐着鲜血,因为颜色鲜红、出血不止,考虑为动脉出血,朱效华医师紧急联系介入科焦德超教授、李臻教授,介入科两位教授停下自己的平诊手术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为患者实施了支气管动脉造影并栓塞治疗,证实为支气管小动脉破裂出血,由于发现及时、判断准确、治疗得当,患者转危为安。经过了这一系列的磨难,赵女士终于赶在春节之前顺利出院,阖家过了一个团圆幸福年。

    近年来,在一代又一代院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在全体一附院人的共同努力下,我院综合实力稳步提升,多个专业排名进入全国前列。整体实力尤其是疑难危重患者的的救治能力在省内一枝独秀、国内居于领先。赵女士此次惊心动魄的治疗经历,充分体现了我院对疑难危重症综合诊疗能和多学科优秀团队的强强联合,彰显了医者仁心的职业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