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伉俪的除夕
        日期:2019-02-14     供稿:宣传处     发布:宣传处     点击:1137

 

叮叮叮——

清晨600,闹钟响了。

“再睡10分钟吧”她眯着眼睛说。

“快起床,要迟到了!

“一会儿去班车上再睡吧”。

他一边催她,一边把被子掀起来。

匆匆起身洗漱,出发,因为要先骑车赶到河医院区乘坐7点之前的班车。

他骑着电动车载着她,飞奔,寒冷刺骨的西北风吹着,总算赶上了班车,他俩默默对视一下都笑了。

“今天是年三十了,病人应该不会太多,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过个好年”,还没等他接话,她又闭上眼睡着了。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工作的地方——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急救中心,换上急救服,他们除夕这天24小时的工作开始了。

虽然是年三十,但病人并不见少,反而比平时还要多,还要重。大部分是基层医院看不了的急症,像重症肺炎、肠梗阻以及言语不清伴一侧肢体无力的急性脑梗病人。虽说节假日期间不好安排住院,但经过努力,大部分患者最后也都顺利入住。

印象深刻的是一个重症肺炎的病人,患者情况较差,血氧饱和度80%左右,心率120/分。同家属反复沟通,告知病情较重,家属仍执意要住普通病房。呼吸内科五个病区的值班医生都请来会诊,还是建议住监护病房,最后家属也给予了理解,办好住院手续后还深鞠一躬表示感谢。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晚饭还没吃,估计每一个家庭都欢聚一堂在看春晚,他匆匆吃了医院餐厅提供的几个饺子,赶紧回去轮换她吃饭。

一会儿老家哥哥打电话过来:“新年好,看春晚了吧,我明天一早就到郑州了。”他才想起来明天哥要来郑州接他们回家过年,看了看满屋的病人,他说:“嗯,正看着呢,路上注意安全哈。”

这已经是第三个年头除夕夜在医院值班了,虽然又不能陪伴父母左右,但父母都非常理解和支持,帮助患者解除病痛,总有人得默默付出。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终于迎来新的一年,抢救区此刻也闲了,他让她去歇会儿。这时,抢救区的门突然打开,“大夫快救命!”一个家属连声喊着。

他急忙上前询问病情:病人胸痛6小时,持续不缓解,意识模糊,血压200/110mmHg,脑海中一下闪出一个危重的疾病——主动脉夹层?

赶紧让护士急查床旁心电图和心肌酶谱,给予降压、止痛等药物治疗。病人一直在呻吟着,家属也都心急如焚。一边安抚患者,一边告知家属病情危重,需要紧急做增强CT进一步明确诊断。

他要陪同病人做检查,但又不忍心去喊她。可她已经起来快步走过来了,揉着眼睛说:“我梦见有人喊救命”。

带上造影剂,与家属一起推着病人向CT室跑去。扎针,注射,扫描,主动脉全程CTA很快做出来了,CT室的老师说,看着不像是主动脉夹层。回到抢救区后病人胸痛仍不缓解,他俩仔细比对心电图检查,有心肌缺血的表现,心肌酶谱有不同程度升高,急性心梗也不能排除,但仔细查看CTA图片,心包内有积液,主动脉管壁增厚,伴周围低密度影,考虑主动脉管壁血肿合并心包填塞可能性较大。

再次跟家属沟通病情危重,风险极大,她打电话请EICU、心内科、心外科、大血管外科等专家急会诊。果然:主动脉壁间血肿,有破裂大出血的可能性,需要紧急住院。

向家属核实患者身份信息,办理住院相关手续,她有条不紊地处置着,他继续安抚患者情绪,避免血压波动过大,并和护士一起进行转运前的准备工作。

此时,抢救室还停留有两个病人,陪检师傅正在陪同其他病人外出检查,而现在这个病人又需要尽快住院,时间非常紧迫,他和护士一把抓住检查床,二话不说向大血管外科病房跑去。病区值班大夫看过病人说:“幸亏你们处理得当,住院很及时,不然病人可能就过不来了!”

回科室的路上,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凌晨3点了。陆续还有几个病人,接着忙碌。

终于到早上下班的时间了,他们俩相互看着对方睡眼朦胧,蓬头垢面的形象,相视一笑。

他们就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医学部的张天才和窦冬青夫妇,以上就是这对急诊伉俪今年的除夕,也是所有急诊人最平常的一天的写照。

日常他们在一起搭班时,因为他学的是外科,她学的是内科,值班过程中若遇到急腹症或外伤的病人,他负责详细询问病史并认真体格检查,对伤口进行清创缝合包扎止血,她会协助开立医嘱进一步完善检查,并请相关科室急会诊,尽量缩短病人在抢救区的停留时间,最大程度降低不可预知的风险。遇见内科的病人,他来配合她。当遇到言语不清或呼吸心跳骤停的心脑血管病人时,她负责指挥大家各司其职开展团队复苏。“准备肾上腺素1mg静推,开始心肺复苏。”“准备气管插管”、“开始除颤,请离开!”每次成功抢救一位患者,她就会笑着对他说:“小伙儿胸外按压做的不错,下次还是你上。”

虽然急诊充满风险和挑战,永远无法预知下一个病人的疾患是什么,但经过一次次的锻炼和磨合,他们工作配合更加默契,生活中也更加关爱彼此,因为急诊的苦,他们懂......

新的一年,愿这对急诊伉俪工作顺利,万事如意!(谢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