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院开展输尿管尿流阻断支架+肾造瘘治疗膀胱阴道瘘
        日期:2016-11-01     供稿:毕永华 段旭华     发布:宣传处     点击:1794

 

 

日前,介入科运用该科发明的介入新技术,成功治疗复杂膀胱阴道瘘。

患者姜某,因宫颈癌手术切除术复发,三月前因“尿液不自主流自阴道出3周”到我院妇科就诊,盆腔CT及膀胱镜诊断为膀胱阴道瘘,大小1×2cm。在给予导尿、消炎及膀胱冲洗等保守但治疗无效后,又行双肾造瘘引流尿液,阴道依旧24小时持续的大量尿液流出,长期尿液侵蚀和会阴部炎症,患者需要日夜更换纸尿布并服用大量止疼药,肉体痛苦和精神压力让她痛不欲生。

对于较小的膀胱阴道瘘,经通畅的膀胱引流、抗生素等保守治疗可自行闭合;对于较大的瘘往往采用阴道途径瘘修补术、腹腔镜膀胱阴道瘘修补术或机器人辅助腹腔镜膀胱阴道瘘修补术,多可成功修补瘘口。然而对于复杂的膀胱阴道瘘往往需要开放性经腹带蒂膀胱瓣修补术。对于姜某的病情,属于最为复杂和难治的因癌症和放疗损伤引起的尿瘘。然而对于放化疗后、肿瘤复发引起的膀胱阴道瘘,瘘口周边均为松脆、易出血的肿瘤组织已合并感染,作为最有把握的经腹清创补瘘术,所有的会诊医生都不确定手术切除范围、如何修补瘘口、能否补好瘘口。最终患者和家属放弃选择外科修补术。

面对无助的姜某,妇科和泌尿外科医生建议患者家属咨询我院介入科国内知名的“堵漏专家”韩新巍教授,韩新巍教授看完病人后,立刻组织腔道病变介入专家吴刚副教授、泌尿生殖疾病介入专家张建好副教授和段旭华博士成立了专家攻关团队。认真分析患者病情和对比传统外科治疗方法后,韩新巍教授创造了一种与外科封堵截然相反的治疗理念,采用大禹治水方法-改堵为疏。韩新巍教授提出可以结合传统的双肾造瘘技术,封堵双侧输尿管,将尿液引流到体外的新理念。如何封堵输尿管,韩新巍教授很快设计开发出来“输尿管尿流阻断封堵支架系统”,选择合适输尿管尺寸的尿流阻断支架封堵输尿管中下段,采用肾造瘘管持续引流尿液,膀胱阴道的尿瘘将迎刃而解。

以最小的花费、最快的速度、最轻的痛苦解患者之难,是韩新巍教授的座右铭。在最快时间内设计好、定制好支架后,韩新巍教授和他的团队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例双输尿管尿流阻断支架植入+双肾造瘘术。无麻醉、不开刀,仅仅通过肾造瘘通道,两枚尿路阻断支架分别放置于患者双侧输尿管中下段,再将双肾造瘘管回纳到位,复查造影双侧输尿管阻断良好。一个小时手术即完美收关,患者双肾产生的尿液通过造瘘管顺利地排除体外。患者惊讶于介入手术的快速和微创之时,发现从手术台向病床挪动身体时,以前身体里稍动一下就能溢出的尿液消失了。第二天查房,患者不仅不漏尿了,下腹部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术后一月复查CT提示支架形态位置良好、无移位,周边无炎症渗出及肉芽组织形成。患者术后三月入院随访,不仅尿瘘消失,而且双肾区一直未出现支架堵塞输尿管后的不适症状,困扰患者许久的尿路感染和会阴部湿疹也明显改善。

据悉,这例微创治疗膀胱阴道瘘的介入手术在世界上从未开展,输尿管尿流阻断支架系统亦是韩新巍教授团队自主研发且具有知识产权的新型介入器械,双肾输尿管尿流阻断支架封堵术亦是韩新巍教授首创的治疗复杂性膀胱阴道瘘的新理念和新术式。

此病例的成功实施,标志着我院介入治疗泌尿生殖疾病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